Dollars ☆

千岁号轻巡【咸鱼】
这儿千岁,是条在东京莱特湾沉了的咸鱼轻航母

黑白双子是好文明!
真的非常喜欢胁差兄弟了啊啊啊

大将组的其中两只,粟田口啊全是腿

一期真好看_(:з」∠)_
但是衣服简直是把粟田口祖传的华丽丽集了个大成啊细节真多……

一篇读后感!

《向死而生》读后感,作者阿累老师!
一开始看的时候觉得,这是一个短篇糖吧喜滋滋的看了,后来发现这篇文的剧情已经越走越深,所牵扯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包括中间那段巨刀也是,痛并快乐着【不是】但最后的结局是意料之中毫不唐突……而且,感慨很深吧。
我要开始说骚话了!【?】
非常喜欢阿累老师的文,因为写出了了心目中的安雷吧,就是那种【在两人眼中对方都是扎眼的但是是特别的】的感觉,我最喜欢的一段还是安迷修一个人去了所有曾经约定的地方,一个人,没有归宿,在冰天雪地极光之下抱紧自己低声呜咽着……【我不是找虐我是真觉得虐得很好XD】
其实还是因为血族和教会的关系才会这样,如果都是普通人必然没有这样的剧情,但正因为是安迷修和雷狮才有这样的故事,爱到彻底同时也恨彻底,能有多恨就有多爱吧。
我在瞎jb扯淡啥【。】唉就是一段骚话啦望老师不嫌弃_(:з」∠)_
厚脸皮圈下老师  @安之若累

喻队生日快乐!!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lof的画质啊【。】

法英——赌徒

赌场pa,时不时去赌场摸一把的法和荷官英
ooc ooc ooc_(:з」∠)_
ok?go——

—No silent prayer for the faith-departed。

      “你到底有完没完!”中年男人踢了一脚旁边的高级皮椅,腹部几层脂肪随着他的动作晃来晃去,满是横肉的手重重拍在了桌子上,稀拉拉的筹码震了震,没有动。
      “这人他妈的出千,不还老子的钱老子明天就来把这破地方当狗的厕所!”他大声朝金发的荷官嚷嚷着,唾沫星子飞溅地令阿尔弗雷德想给他来个上勾拳。他推了推眼镜做了个深呼吸,身上的荷官制服让他没有这么做。
      赌桌的另一边,青年眯起眼睛,紫罗兰一样美丽的瞳仁足以让众多女性为之迷惑倾倒,但那流光溢彩的眼眸此时却如同参杂了刚凝结出的冰雪,冷得吓人。
青年伸手撩了把垂在耳后的金色卷发,紫色的丝带随着他的手微微晃动着,细微的动作如他一般一样迷人。弗朗西斯翘起左腿,手肘撑在绿色的赌桌上,嘴角浅浅勾起,看向对面头发有些稀疏的男人的发顶,几个音符被轻轻哼出来,彰显着音调主人的愉悦。
       阿尔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但面前的男人明显是想拖时间——对出千方法的事只字未提,却是咬定了对方出千,还要威胁砸了这赌场……
       怕是王耀理都不想理吧。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这位先生,”他微微弯腰摆出尊敬的姿态,“您究竟觉得他哪里出千呢?”
      “事情总要讲究公平您说是吧?”
        男人“呸”了一声,“放屁!哪门子的公平!他出千还要老子讲公平!”
        ……似乎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阿尔感觉自己的呆毛已经垂了下来,美/国小伙的耐心即将耗尽。晶蓝的眸子透过眼镜无奈地瞪了弗朗西斯一眼,意思是“这怎么搞的。”
        弗朗西斯不常出入这里,但每一次来必然会让对方输到大骂自己出千,金发的青年只是随意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毫不在意的拎起战利品离开,如风一般失去踪影。如此一来,倒是有不少人知道这号人。
       他向阿尔耸耸肩,接着看向赌桌对面的男人,“先生,”面对肮脏的事物他懒得用修饰词语,“如果什么都不说了的话,哥哥我就走了呦?”
       几缕柔顺的金发垂到眼前,挡住了些许紫罗兰的光芒。“还有和美丽的法/国姑娘的约会,我没那么多时间。”
       “你!!”男人气结,阿尔已经打着哈欠去了另一处赌桌观战,他看着自己身边仅剩的些许筹码,再看看对面金发青年所有的战利品,憎恶和不甘冲垮了理智,他大喝一声想要掀了这张已经经不起重击的赌桌,身后有人制止了他。
       “稍安勿躁。”那人这么说着,将男人摁回座位,力度不大却带着禁止反抗的压制。一身标准的荷官制服出现在他眼中。弗朗西斯微微抬眼望向来人,看相貌或许是个英/国人,一身荷官制服整洁地如同西装一般,身材修长,金发扎眼,眉毛有些粗,透露出一股子英气和傲然。
       最令人为之动摇的,是他的双眼。
        翠绿的瞳孔没有一丝杂质,说是上等的翡翠刚玉都无法比拟的绿。似是在流动,如同风拂过的森林一样,纯净自然。
       令人心动的绿。
       亚瑟让男人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脸上的表情与其他荷官都不一样,男人顺从地说完,才发觉自己和条狗一样乖乖听话,听面前这个年轻荷官的话。想骂人却发现喉咙如同被锁住般开不了口。
        亚瑟看着他,没有说一个字,眼眸中的阴霾却是直白的表达出一个单词。
      “离开。”
        男人不禁后退了两步,低着头拒绝面对荷官眼神的冰冷,靠身材撑出来的勇气全成了碎片被面前的金发男人踩在脚下。他低声咒骂了一句,甩上了赌场的门灰溜溜   离开了。
       亚瑟叹了口气。这年头输光了就讹诈的人数不胜数,偏偏上司还在中/国玩的乐不思蜀,让人头疼。
他刚想离开这里,却被一个声音叫住了。他回头,金发紫眸的青年陷在椅子里微笑着看他,向他伸出右手。
        稍微,有些感兴趣。
     “先生,愿意陪我玩一局吗?”
        亚瑟闻声望向面前的赌客——看他漂亮的紫色瞳孔,那真不像是在赌场所能见到的,盛满了深情的紫罗兰,漂亮得让这个原本学识不少的英/国绅士一时间竟没有合适的形容词。
        一句“抱歉”到了喉头硬生生拐了个弯,亚瑟只听见自己说了一个字。
       “好。”

        英/国青年指尖流过轻盈翻跃的纸牌,绿色的眸子看也不看手上的动作,他知道弗朗西斯也在看进他的眼睛。亚瑟定定地看着那片紫罗兰,觉得自己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完全不受控制,该死的。
       “不知道先生要赌什么?”英/国人随意问了一句。
弗朗西斯右手摩挲着一只高脚杯,左手托着下巴,毫不避讳地注视着面前这位同样是金发的荷官——不过那金发的发质或许不会那么柔顺,带着英/国人天生的傲气。那双正在洗牌的手……修长得形成完美比例,骨节让这双手与女人的双手区分开来,是不同于寻常人的美感。
        弗朗西斯的眼神暗了暗,发觉高脚杯的光滑冰凉的质感就如同抚摸他的手一般。这可不太妙。
        “赌注……结束后再定下?”
        亚瑟洗好牌,闻言轻笑。绿眸透露出一丝胜券在握的快意。
        “明白。”

        牌面倒放整齐地列在赌桌上,亚瑟比了个“请”的姿势,赌局开始。

        赌场的钟敲响了十二下,夜已浓稠至深,外面陷入了一片沉寂,赌场却还是处处灯火通明,喧闹的叫嚷夹杂着些不入耳的下流话回荡在这空气都不甚清明的空间,却无人关注这些。金钱和利益混杂着钱币的铜臭味儿飘荡着,倒是没几个酒鬼来这儿败家。
       
         不对劲。
        弗朗西斯脸上游刃有余的轻笑逐渐收敛起来,紫罗兰和对面浩瀚的森林在空气中碰撞出电流和火花,交缠着令人窒息的,无声的激烈感。
        就像一场战斗。弗朗西斯这么形容着,却发觉不对劲。
        往常自己通常是鸣枪胜利的一方,但这次的博弈和以往几次都不同。英/国青年的手指在牌面上飞快地动着,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弗朗西斯渐渐有些喘不过气,过分的小心谨慎让他额前出了些许汗水,他随手抹掉,金发散在一旁,露出饱满的前额。
        战局紧迫到下一秒似乎就会崩裂的地步,空气宛如凝滞,一方苦恼地思索着,一方早已露出笑容。

       “哼……”亚瑟不禁有些小得意,面前的男人被步步紧逼,眼下的牌局似是还在胶着,却在最初便设的套下早已成定局。他内心向男人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瞧瞧你,现在这副模样有够狼狈的。
        弗朗西斯无奈地轻笑一声,“你赢了。”
        他站起身,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衬衣的纽扣在博弈中解开了两颗,露出些锁骨的影子,性感的要命。
        明明是胜利方,亚瑟却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想要靠近这个人,靠近他瞳中紫罗兰一般的深情。
        该死的,到底是怎么了。
         一切全看在紫色的瞳仁中。金发的法/国青年看着亚瑟有些不自然地在喘息,他觉得自己大概是难得的被除了少女之外的人吸引了。大脑控制不住地想接近他,打破他脸上带点嘲讽的得意笑容,让那张嘴发出点自己只能听见的声音,亦或……
        于是他便这么做了。

        在无人通过的角落接吻,灯光昏暗得看不清面前人的  脸,但弗朗西斯知道,自己能够看到他的眼睛,对方也在看他的。
        再次上前去啃金发荷官的唇瓣,把所有混着情欲的语气词堵在嘴里,手渐渐揽上被制服包裹的细长腰身,弗朗西斯控制不住地想像它制服之下是该有多么诱人。
随意把把嘴角透明的液体,亚瑟眯着翡翠绿的双眸,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先生,赌注呢?”
       弗朗西斯轻笑一声,牵过他的手,拉到唇边印下一吻,再缓缓放到自己心脏跳动的位置,词句之间满是深情
      “在这里哦。”
      “拿去吗?”
        亚瑟感受着心脏的跳动,发觉自己的脸在燃烧,低声“啧”了一声,觉得自己真是栽了,该死的深情。
        即使是害羞到脸早已红的不行,英/国人的傲气还是让他有着找回主动权的欲望,他主动凑过去找面前人的唇,另一只手塞给了他一把钥匙。

END

后续?你懂我意思吧.jpg
看心情啦XD
谢谢观看!
这排版,令人绝望【。】

鞠南结婚照【?】
鞠南还是结婚吧,嗯,我出十块钱

今天是颜色老师的生日wdmmmm
老师生日快乐!以后也请多多产粮多多可爱【?】
一个雷狮qwq因为怂的不行不敢勾线怕是火葬场_(:з」∠)_
望不……不嫌弃就好_(:з」∠)_
by渣渣千岁

p.s老师的弃明投暗还没到……到了就发repo!以及预祝【撕咬】大麦!【疯狂攒钱.gif】
@不知热 非常怂的圈了老师

荣耀logo_(:з」∠)_
火箭金红真的很好看了……